這個警務室是事件發生後設立的。
  2014年10月25日,王雲傑遇刺身亡一周年。這天是周末,他的同事們紛紛在朋友圈裡為他點起蠟燭。
  更多的人或許已淡忘,儘管一年前的這天,發生在溫嶺第一人民醫院的殺醫案震驚全國。當天,醫生王雲傑身中七刀而亡,另有兩名醫生受傷。
  此案影響極大。一年過去了。這些事件的親歷者們,他們的生活軌跡發生了什麼變化?一年後,醫患關係是否有所改善?
  錢江晚報記者重訪這家曾處於輿論漩渦中心的縣城醫院。
  醫生:

  同事們相互關心更加團結
  10月10日早上7點半,溫嶺第一人民醫院的醫生們已開始上班。
  “這個話題太敏感了,我們不好多說什麼。”記者一說到一年前的殺醫案,多名醫生這樣表示。
  一年來,這個話題在醫院里是被刻意迴避的。
  80後醫生趙傑(化名)在要求匿名後接受了記者的採訪。他從醫五年,父母、妻子都是醫務工作者。
  趙傑說,殺醫事件剛發生的時候,同事們的情緒很低落,但現在已經漸漸走出來了,“畢竟這也是個偶發事件”。
  在他看來,這個事件後的一年裡,同事們變得更加團結,更會互相關心,“這一點變化是很明顯的”。
  在這家醫院的內網論壇里,如果有一個醫生被打,大家都會留言表示關心,“比如會關註行凶的人怎麼處理了,醫院領導是什麼態度等等,討論很熱烈。”他說,這在以前幾乎是沒有的。
  在這一年裡,這家醫院至少發生過兩起傷醫案,內分泌科專家陳恩福,在辦公室門口被病人打斷了鼻梁。另一名醫生則在電梯里,被醉酒的人打了。
  接二連三的傷醫事件後,醫生們變得越來越小心。“比如對於不大好溝通的病人,交流時會更加註意,更加耐心,對一些麻煩的病人,能不收就不收了,或者推薦他們去其他醫院。”趙傑如此坦言。
  雖然出身醫生世家,但趙傑表示,在這樣的環境下,他不會讓自己的孩子再去學醫,“如果有門路,我也想轉到行政。”
  “我們醫院一名兒科醫生被患者打過,他已評上副高職稱了,現在轉到行政去了,管病例檔案。”一名同樣不願公開姓名的老醫生這樣告訴記者。
  “現在的病人和以前不一樣了,以前還是很尊敬醫生的,看了病會和你說謝謝,其實對我們來說,一句謝謝就夠了。”這名老醫生感慨地說,但現在有一些病人好像把你當成是服務員,“一些人覺得掛了號,有錢,就要用最好的藥,你就一定要把他的病看好。可是,醫生也是人,不是神仙啊。”
  親歷者:

  關註著嫌犯的消息
  儘管已過去一年,但對於事件的親歷者而言,這依然是一道難以抹去的陰影。
  60歲的王偉傑醫生和遇害者王雲傑同科室,他們相交多年。事發時,王偉傑曾挺身而出,被刺受傷。經過兩個月的休息,他回到醫院上班。
  10月10日,再次見面時,已很難認出他來。與去年相比,他瘦了一圈。面對記者的採訪,他婉言謝絕:“原因很複雜。”
  他這一年是怎麼過來的?記者從其他渠道瞭解到一些情況。
  “剛回來的時候,他都不敢最後一個下班,因為害怕,現在好多了。”知情人士說。休息的兩個月是最痛苦的,一閉上眼睛,王偉傑就會想起那血腥的一幕,想起同事王雲傑,有時憋得慌。“他會感到很多話沒地方說。”
  “他給人動過很多手術,但殺人還是第一次見,更何況是身邊的人,所以刺激特別大。”前述知情人士說,這一年來,王偉傑也關註著凶手連恩青的消息。他有沒有被判死刑?什麼時候執行?有一次,王打電話給醫院領導打聽,對方說“不知道”。王又聯繫了檢察機關,得到的答覆是“最高院的核准還沒下來。”
  今年4月2日,浙江省高院二審宣判維持對連恩青死刑判決,並依法報請最高人民法院核准。
  醫院:

  安保升級,嚴重醫鬧事件少了很多
  在溫嶺市第一人民醫院門口,警務室特別顯眼。這是殺醫案後設立的,專門應對醫鬧及各種突發事件。
  “處置速度很快。”醫院保衛處的王輝說,原先保安只有35名,現在已有70名,還增加了兩個崗亭,“急診室全天候執勤。”
  王輝介紹,保安都經過嚴格的技能培訓,配備有防刺背心、盾牌等,每次巡邏都有醫護人員簽字。
  “看到他們心裡就有底了。”一名醫生說。
  “可這些安全保障,是王雲傑醫生用他的生命換來的。”一名從醫多年的老醫生黯然地告訴記者。
  此外,醫院11處重點區域實行了門禁,並配置了123個警鈴,遇到突發情況,按下警鈴,就能快速得到處理。“安裝至今已接警200多次,大多是一些矛盾糾紛,有時病人情緒激動,吵起來了,我們就過去協調化解。” 王輝告訴錢江晚報記者。
  為使醫護人員提高自我保護的能力,院方還專門請了武術老師免費教詠春拳。
  “現在已經是第二期了,第一期人最多,60個名額報名的有百來人。”王輝說,由於人數太多,教習的地點從原先的會議室搬到了武館。
  該院醫改處一名負責人說,今年以來已收到患者投訴60多起,這個數字和前幾年差不多,但嚴重的醫鬧事件少了很多,“以前來拉橫幅、擺花圈的不少,但是今年以來很少看到了。”
  被害人家庭:

  老父去世,女兒出國
  王雲傑遇害,最受傷害的無疑是他的家人們。
  “謝謝你們這麼有心還記得。”王的妻子這樣說,不過,她婉拒了錢江晚報記者的採訪,“心情很不好。”
  記者從其他渠道瞭解到,醫院將王的妻子安排在下屬一家醫葯公司工作。王雲傑家境一般,在市區建了一所民房,出租了一些房間。房子是貸款造的,王家現在每個月還在還貸。
  去年事發時,王雲傑的女兒還在讀高三,現在她已跟著親戚在國外求學。
  “她想離這個地方遠一點,心情會好一點。”王雲傑的一名親戚這樣說。
  王雲傑的父親是溫嶺當地的一名老幹部,王雲傑遇害那天,他正在醫院看病。
  “一開始,大家都瞞著他,說王雲傑出國了,出差了,但後來瞞不住了,因為以前王雲傑經常去看望父親的。”上述人士說。今年初,王父去世。
  同事們都說,王雲傑醫術高明,為人和善。“他的手很巧,很多高難度的手術,杭州上海的醫生不敢做,他敢做還能做好。”同事們說,這樣的醫生遇害,對病人來說是一個不小的損失。
  同樣,對於行凶者連恩青的家庭,這也是一個悲劇。10月10日,記者再次來到這個村子時,連家大門緊閉。
  連的家人正在煎熬中等待對連恩青的最後判決。
(原標題:嚴重醫鬧事件為何少了很多)
創作者介紹

廣州

fcouvdufcw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